当讨好型人格遇上“塑料姐妹”

文化   生活_生活记录   2024-02-20 11:58   北京  

本文系读者投稿,来稿请投至:

zhuangao2@lifeweek.com.cn

文|读者:梁小狗
“姐妹,周末一起去探店吗?”

手机上弹出一条微信消息,是晓清发的,我心里咯噔一下。没等我回复,她又发了好几条。点开一看,在“我新发现了一家氛围超好的咖啡店”后面,她给我转发了一连串拍照攻略。

《只是弄丢了手机》剧照
作为一个讨好型人格,我本该兴致勃勃,或者装作兴致勃勃地回她一句“去!!!”没错,感叹号要打三个甚至更多,后面还要配上一个“兴奋”的表情包,充分表现我有多么期待跟她约会这件事。

但说实话,我一点,哦不,半点都不想去。晓清是我一年前在舞蹈试听课上认识的女生,当时我们聊得投缘,便加了微信。我们线上聊得热火朝天,一口一个“姐妹”“宝贝”“宝子”,但线下见面的次数并不多。我周末总是宅家不出门,每次都是她主动邀约去探店,时长是一整天,或者一下午——说到这个“一下午”,我就觉得恼火。

《二十不惑》剧照
某次我们下午两点在咖啡馆见面,各自点了杯拿铁,又拍了些照片。到了六点的时候,我问她晚饭去哪里吃,但她却不好意思地告诉我,她晚上约了另一个朋友看音乐会,所以我们一会儿就要分别了。我很错愕,觉得自己就像个被她用来填补下午这四个小时空档的NPC。另外,由于我这名NPC不爱看音乐会,她需要发动另一名NPC。

我和晓清的每一次约会,无一例外,都是为了拍照。准确来说,都是为了她自己拍照。有时候我甚至怀疑,晓清是不是每次出来都背着拍照的KPI,没完成的话就会被末尾淘汰。因为拍照这件事,已经无孔不入地渗透到了我们约会的每时每刻。

《三十而已》剧照
比如,我们并肩走路,走着走着,她人就不见了。我环顾一圈,发现她还在我身后两米远的地方,举着手机拍日落。比如,我们经过天桥,她又来了兴致,要拍一张街景。于是她拉着我足足等了二十分钟,只为了拍到车辆、行人、灯光……一切都刚刚好的那一张。

又比如,每次吃饭,她都要挑那种装修很好,但是菜分量又少又贵的网红店。一落座就对我说,“姿势凹起来呀姐妹,我先帮你拍!”我对拍照没什么要求,她象征性地拍了几张,很快便结束了。

但轮到我给她拍的时候,一场硬战就开始了。在她的指挥下,我不停地找角度,找机位,拍完后再把手机还给她审核照片。她看得入神,把照片放大又缩小,然后告诉我等会要怎么调整。

《我在他乡挺好的》剧照
我拍照技术普通,拍了几轮她都不满意。她一脸不耐烦,但又不好明说,只好亲自调试机位,然后告诉我:“就这个角度,不用动,拍我上半身。”她往一旁挪了几步为我腾出地方,手机在空中的位置却一直没变,我走上前,配合她完成这场隆重的手机交接仪式。见机位无误,她快步跑回座位摆好姿势,我又咔咔咔拍了一通。

“怎么样?好了吗?”她迫不及待地问我。我不确定她会不会满意,回答得毫无底气:“你先看看,如果拍得不好,我再给你拍。”

我一边看着手机里被一张张翻过去的照片,一边留意她的表情变化。

几乎每次,她都会以一句“就这样吧,挺好的”来结束这场战斗。语气冷冷,我心知肚明,她其实并不满意,但又不好意思麻烦我重拍,只好勉为其难地这么说。
“要不我再给你拍几张吧?”我试探着问,想给自己再争取一次机会。“没事,就这样吧!”她把筷子拿起来,示意我先吃饭。我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明明端上来时还热气腾腾,现在却只有温温热了,味道也大打折扣,我有些失望。

我们一起吃,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话题无非是新闻八卦、职场宫斗、生活的鸡零狗碎,以及她最近正在被几个男生疯狂追求。晓清全程留意手机消息,时不时放下筷子,腾出右手回微信。

晓清一吃完便开始P图了。我找她聊天,她回得断断续续,语速随着P图节奏忽快忽慢。我决定闭嘴,不再打扰她,于是也拿出手机玩了起来。微信上没人找我,为了打发时间,我只能刷刷微博,看看微信公众号。但我一个字都看不进去,手指胡乱地在几个APP的界面上切来切去。

《亲爱的热爱的》剧照
一般来说,当晓清把今天的照片精心编辑好并发完朋友圈后,她就会通知我是时候回家了。接着,在一起去地铁站的路上,她会一刻不停地检查自己收到了几个赞,然后跟我抱怨为什么她喜欢的男生还没给她点赞。

每次我和晓清的约会,都是这样的剧情,大差不差。我虽然心中诸多不满,但晓清的邀约,我一次都没有拒绝过。

转折点发生在上一次见面。

上一次见面,在我们吃饭接近尾声的时候,晓清忽然说了一句:“今天是我生日”。我听后,几乎是条件反射性地,瞪大眼睛问她:“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

《欢乐颂》剧照
虽然我和晓清并不算多好的朋友,但我回想起自己无数次一个人过生日的孤单失落,便觉得作为她的朋友,在她生日这天却毫无表示,心里多少有些歉疚。另外,这么特别的日子,晓清选择跟我一起过,我想也许是我在晓清心里具备某种特殊性,区别于她其他的朋友。

回想起此前和晓清的每次约会,虽然她一直都在拍照,但我们也有过一些温情感动的Moment。比如她说因为忘订会议室被老板骂,在我搬出我无数次躲在公司卫生间偷偷哭泣的经历后,她皱着眉头、满眼心疼地给了我一个拥抱;比如我说很怕被公司裁掉,她做出加油打气的手势鼓励我:“我一直都觉得你很强的!你也要相信自己!”比如我们聊到恋爱,我说我情路坎坷,不相信爱情,她就拍拍我的肩膀安慰我:“宝,你会找到自己的幸福的,真的。”

《我在他乡挺好的》剧照
想到这里,我心生感动,忽然觉得,我和晓清的友情,一下子就升华了。我望着晓清的眼睛,说:“这顿饭我请吧,祝你生日快乐!”晓清一副很惊喜的样子,说话的声音也提高了三度:“啊啊啊啊啊!谢谢姐妹!”我举起手招呼服务员过来,拿出手机扫码买单。那会儿我大学毕业没多久,经济并不宽裕,但能认识晓清,收获一个不错的朋友,这让我感觉很好。

然而,这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当我看到晓清朋友圈里的九宫格美照时,我像被击中了一样,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在这堆照片里,出现了一起走路时她半路拍的日落,出现了我等了她二十分钟拍到的天桥街景,拍了我们一起吃的那桌菜,以及我给她拍的照片。这堆照片每一张都和我相关,但我一丝一毫的痕迹都没有。晓清那么爱拍照,却从未说过要和我拍张合照。她也从未在朋友圈里提过我,哪怕不提名字,只用“朋友”一词代指,都没有。在晓清的朋友圈里,我彻彻底底处于“查无此人”的状态。

《欢乐颂》剧照
其实,在晓清心中,也是如此吧。

一瞬间的心寒后,我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因为我把和晓清的所有记忆都迅速梳理了一遍,认识一年左右,见面次数一只手数得过来。最后我得出结论:放弃这段关系,并不是什么难事。

“姐妹!!!sorry,这周末我有事,可能去不了了,只能下次再约了!”手机响了几声,前后不到二十分钟,晓清就通知我她改变了主意。看上去是很亲昵的语气,后面还附上了几个“哭哭”的表情包。

“没事,反正我也不会去”,我在对话框里面无表情地打下这行字,斟酌一番后,还是把“反正我也不会去”删掉了,并在“没事”后面加了一个“~”,还选了一个“拥抱”的表情包发过去。

《七月与安生》剧照
最后,我点开晓清的头像,再点击右上角的三个点,直到看到红色的“删除联系人”,我毫不犹豫地点了下去。我松了口气,像甩掉了心里一个积压已久的包袱。

点赞”“在看”,让更多人看到






 排版:初初 / 审核:小风

三联人物故事征稿
投稿要求
故事须真实可靠,可以是亲身经历,也可以是身边看到或听到的故事,要求故事性强,能打动人心,或者具有现实意义。以第一人称叙事为佳,有相关图片更佳。

请作者保证投稿作品为自己的原创作品,作品(包括图片)不含任何编造、伪造、抄袭、融梗、洗稿及其他侵犯他人财产权、肖像权、知识产权问题,不涉及国家机密及他人商业秘密。若作品发生侵权或泄密问题,一切责任由作者自负。如因作者侵权等事项给本刊造成直接间接经济损失,本刊保留向作者依法追偿的权利。

【非常重要!!!】请自行复制以下征稿说明中的【作者投稿原创承诺书】,打印、手写签字后扫描或拍照上传,与投稿共同附于附件中,文件名为【xx投稿原创承诺书】。未按要求上传该承诺书的,本刊不予用稿。

详细征稿要求请点击👉【三联生活周刊微信公众号征稿说明】

投稿方式
稿件字数5000字以内为佳。
稿件请同时发送至:
zhuangao@lifeweek.com.cn;zhuangao2@lifeweek.com.cn

稿件示例
来稿请注明联系电话,方便沟通。一经采用,我们将提供有竞争力的稿酬。
期待你的文字。
本文为原创内容,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文末分享、点赞、在看三连!转载请联系后台。

大家都在看



点赞”“在看”,让更多人看到

三联生活周刊
一本杂志和他倡导的生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