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位“一把手”受处分,因耕地违法问题

时事   社会_其他   2024-02-21 12:16   广东  

▲ 2023年2月22日,浙江湖州德清县钟管镇干山村开展土地整治工程,工人在加速推进土地复垦。(人民视觉 / 图)


全文共3413字,阅读大约需要8分钟

  • 在过去一年内,全国范围内有66件耕地违法问题线索已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集中督交督办,并全部办结,共追责问责746人。其中,204人为地方党委、政府或部门“一把手”。


  • “从基层的角度,只要上级政府不在耕地问题上故意违反规定,耕地保护的压力就很小,”他说,“所以2023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问责地方‘一把手’,打法非常精准,只要震慑住‘一把手’,还有谁敢破坏耕地保护?”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南方周末记者 翟星理
南方周末实习生 季子楦
责任编辑|钱炜
2024年1月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署名文章,点名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麦田里长出高楼”事件。2022年年底,河南虞城被曝出乡下一处麦田里竟“长出”了一栋10层的大楼,与农村的环境格格不入,十分醒目。文章称,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督促指导河南省快查严处这起违法违规占用耕地案件,依规依纪依法对62名涉案人员作出处理。

过去一年,耕地保护一直是乡村振兴领域专项整治的工作重点。各级纪委监委处分了204名地方党政或部门“一把手”,其中,被处分的官员最高级别为副厅级。就单一省份而言,湖南省被通报的案件最多。

从2006年中央正式提出“18亿亩耕地红线”以来,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和部分地方党委、政府已经对耕地问题进行过多轮严厉整治,但集中把矛头对准地方党政“一把手”的治理方式此前并未出现过。

1

多位“一把手”受处分

2023年12月24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在过去一年内,全国范围内有66件耕地违法问题线索已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集中督交督办,并全部办结,共追责问责746人。其中,204人为地方党委、政府或部门“一把手”。但66件督办线索的详细信息并未公布。

早在2023年2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就发布了《关于在乡村振兴领域开展专项整治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的意见》,把坚决惩治粮食安全、耕地保护等战略举措落实中的腐败和作风问题作为重点。

随后,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开始行动。

2023年4月,湖南省纪委监委通报了7起耕地“非农化”、基本农田“非粮化”问题典型案例。2023年7月,辽宁省大连市纪委监委通报3起在耕地保护工作中不担当、不作为、乱作为问题。同年8月,青海省纪委监委通报6起耕地保护领域履职不力典型案例。

在地级市、省(自治区、直辖市)级纪委监委网站搜索,2023年共有68件有关耕地问题的案例,其中,西部省份共通报23件耕地问题,中部省份通报24件,东部省份则共计通报21件。

湖南省通报案件数量最多,共13件,占比约19%,比全国各省平均通报案例数量多出近一倍。中部省份中,排在湖南省之后的还有河南和陕西,均分别通报4件。西部省份通报耕地问题最集中的省份是甘肃和青海,分别有7件和6件。

在地方纪委监委通报的68个案件中,共有20个“一把手”被处分。

从处分的官员的级别来看,级别最高的是副厅级,即喀什地委委员、原喀什(县级市)市委书记陈旭光。

通报称,2012年至2021年,陈旭光任喀什地委委员、喀什市委书记期间,落实党中央耕地保护政策任性用权乱作为,违法占用耕地、草地和林地搞“景观工程”“形象工程”,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2023年5月,陈旭光落马。

2

多次严查耕地问题

根据1991年第一次土地利用详查初步汇总结果,全国耕地面积共有20.23亿亩。根据公开信息,到1996年,我国耕地面积减少为19.51亿亩,2005年继续下降到18.3亿亩,9年间减少了1.21亿亩。

面对此局面,2006年,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通过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纲要》中正式提出18亿亩耕地红线。2008年10月发布的《全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纲要(2006-2020年)》则提出,要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全国耕地保有量到2010年和2020年分别保持在18.18亿亩和18.05亿亩。规划期内,确保15.6亿亩基本农田数量不减少、质量有提高。

此后,国土资源部(后并入自然资源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生态环境部,以及部分地方政府均对耕地保护问题进行过严厉整治。

2020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农村乱占耕地建房问题整治工作开展专项监督,各省也制定了相应的工作方案。当年7月30日,湖北省纪委监委网站通报了4起党员干部涉农村乱占耕地建房典型案例。

生态环境部也开展过全国大督察。2021年12月,中央第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督察黑龙江发现,绥化市存在大量“未批先建”违法占用黑土耕地问题。

2022年、2023年,自然资源部又分别进行了专项整治和例行督察,整治频率不可谓不高。

地方政府方面,陕西省在2020年进行过农村乱占耕地建房问题专项整治。

历年来严厉的整治行动成效显著。2022年度全国国土变更调查初步结果显示,全国耕地面积达到19.14亿亩。

3

基层的难题

南方周末记者根据公开的通报信息梳理,2023年因耕地问题被处分的“一把手”,其违纪违法问题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个人违法占用耕地并导致一定后果;在工作中由其个人决策违规改变耕地用途。

这与一个沿海省份某地级市的区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土地资源科科长的观察相符。她对南方周末记者介绍,基层巡查中发现的占用耕地问题有个人占用和政府项目占用两种情况。

她进一步解释,国土部门没有执法权,因此,无论是个人占用还是政府项目占用,原则上国土部门的处理方式就是上报上级政府,由上级政府组织街道(乡镇)、公安、城管、信访等部门联合拆除违法建筑,并将土地恢复为耕地。恢复工作完成后,由农业农村部门对耕地质量进行监测,会对土壤的pH值和厚度指标等进行检查。

但实际上,这是难以实现的。“一些占用耕地的个人有利益诉求,会和政府谈建筑物的赔偿。还有一些耕地有私人纠纷,政府很难介入推进耕地恢复。”

东部某省南部某县一个乡镇国土所所长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就遇到过一起“无法”处理的占用耕地的举报。

他回忆,2020年他接到一起群众举报,举报人声称有人在某村的耕地上建设房屋。经核实,举报事项属实,但处理起来却相当棘手。

原来,早年间,该村一名李姓村民找同村一位宗亲商量相互交换责任田耕种,宗亲不常在村里,就答应了。但李姓村民私自在宗亲的耕地上建造了一栋三层小楼,加上院子超过200平方米。宗亲的儿子回村探亲时发现,李姓村民不仅建了房子,还把答应交换的耕地抵债给了他人。李姓村民拒不协商,宗亲一家遂举报至国土所。

“最后是时任的村支书出面,镇里也派了人去组织双方协商,李家赔偿了宗亲一笔钱,对方签字承诺不再追究,”该所长说,“法律和规章制度我们都懂,但是在基层,尤其是农村,真拆了人家的房子可能引起更大的矛盾,而且会把原来私人之间的矛盾演变成群众和政府的矛盾。”

4

“打法非常精准”

前述国土所所长数次强调,“个人占的耕地微乎其微,大头是政府搞的项目。”

一个例证是,重庆市纪委监委通报的沙坪坝区中梁镇党委原书记梁小丹等人贯彻耕地保护政策打折扣、乱作为问题。2020年至2021年,沙坪坝区中梁镇党委、政府在未办理农用地转用审批手续的情况下,违法占用耕地442亩(含永久基本农田275亩),用于建设斐然湖绿化景观项目。

在青海,2013年8月至2019年9月,海西州格尔木市住建局在未取得用地手续的情况下,违法占地2461.16亩(含耕地346.77亩),实施生态湿地恢复及治理公园项目。

“从我们基层的角度,只要上级政府不在耕地问题上故意违反规定,耕地保护的压力就很小,”他说,“所以2023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问责地方‘一把手’,打法非常精准,只要震慑住‘一把手’,还有谁敢破坏耕地保护?”

占用耕地的政府项目能够拆除吗?前述土地资源科科长介绍,政府项目占用耕地的情况一般是项目未报批先施工,后续会补办相应的手续,不会拆除。

对于地方政府而言,保护耕地是考核的指标之一。她解释,国家每年都会分配具体的耕地保有量的指标,省、市、区(县)、街道(乡镇)实行层层责任制,分配到每一层的“一把手”,签署责任状。“一把手”必须要完成指标,否则考核会被扣分。

“一把手”如何完成指标?答案在各省的补充耕地指标网上交易系统里:耕地减少的地区可以购买、竞拍其他城市的耕地指标,实现占补平衡。以江苏省为例,该省的交易网站显示,现阶段水田指标一亩最高叫价36万元。

其他人都在看



 

南方周末
在这里,读懂中国 infzm.com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