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沙讲史堂第二千五百三十一期】盗窃高达60亿人民币的国宝文物特大案件:1992年博物馆盗窃案上集(你不知道的大案第310讲)

时事   军事_军事历史   2024-03-31 21:31   江苏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谢绝任何媒体转载

照例声明:本文是萨沙创作的小说,声明完毕

再多声明一点:这篇文章相当血腥恐怖,心理素质不好的千万不要看,别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你不知道的大案第310讲)

盗窃高达60亿人民币的国宝文物特大案件:1992年博物馆盗窃案上集

今天这三个大盗可是非同小可,他们从我国重要博物馆内一举盗取了几十件顶级国宝,在90年代就价值五六亿元人民币,相当于今天的五六十亿。这起惊天大案的主犯,却仅仅是一个年轻的小白脸。而这个团伙的覆灭,竟然是因为一个成员风流成性,私下跑去找小姐。听萨沙说一说吧。



八九十年代,中国流传一个顺口溜“要想富,挖祖墓!”

所谓的祖墓可不是说农民家的祖坟,而是中国古代帝王将相的陵墓。

从春秋以来,这些贵族老爷死了以后就会厚葬,这些陪葬品在几百上千年后是非常值钱的。

不过,不是中国所有省份都有这种挖祖墓的条件,北方地区的古墓主要集中在陕西、山西和河南三省,其中又以陕西和河南最强。

以河南为例,东汉王朝就迁都洛阳,几千年时间留下大量的古墓。

在新中国建立之前,盗挖古墓还不算猖獗。

这倒不是说古人的素质有多高,而是社会风俗导致的。

古人认为挖古墓是一种非常晦气且卑贱的职业,有损阴德,即便能够获得一些财富也会祸害三代。

《水浒》中鼓上蚤时迁是个超级间谍和特工,却排在108将倒数几位,也就是因为他曾做过盗墓贼。

新中国让老百姓变成无神论者,一切对于鬼神的畏惧都不存在了。

既然人死了以后都变成一堆骨灰,那么活着时候怎么可能不享受一下!

很多人愿意用任何手段搞钱享受,杀人放火都不在话下,更别说区区挖古墓。

从80年代开始,河南境内都出现大量挖古墓案件,很快成为一个潮流。

很多地下有古墓的村子,村民更将挖古墓当作一项副业甚至主业,当作致富手段。

那个年代,挖到一个值钱的古董,少则卖几千,多则卖几万。对于月收入几百块的农民来说(80年代初期只有100多块),简直是天文数字。



于是,出现了这样壮观的局面。

河南当地一个警察回忆:当时说一个村子附近的小山里面有古墓,很多村民跑去盗挖,我们就开着警车跑去制止。到了地方一看,把我们吓了一大跳。整个小山上站的密密麻麻,最少也有几百人,都在低着头狂挖。我们跑过去大声制止,谁知道村民看到穿制服的警察,就像没看到一样。他们很清楚法不责众的道理,你能把这几百人一起抓起来吗?

劝了几个小时毫无效果,我急了,拔出手枪对天上开了一枪。听到枪声,村民们才不情愿的慢慢离开小山。后来我们才知道,我们的警车刚离开,几分钟后村民们又回来挖。接着,我们和村民就开始了一场猫鼠游戏。警车来了,村民们就一哄而散。警车刚走,村民们就立即回来。警方一般晚上不会来,很多村民竟然将打场用的大型照明灯和发电机都搬到小山上,明目张胆的这么挖。

这样到了90年代,河南地下的古墓基本上被盗挖光了。

很多盗墓团伙被迫转移到其他还有古墓的省份,比如甘肃、湖南。另一些盗墓团伙则打上了博物馆的主意。



在团伙看来,很多非常值钱的文物就在博物馆内,直接偷出来就可以卖一大笔钱。

于是,某大城市博物馆,在1992年就出现了重大盗窃国宝文物案件。

这个城市的博物馆在90年代,已经存放着大量国家一级和二级文物。

博物馆是本市乃至本省的骄傲,在海内外很有名气。

然而,90年代国家很多部门管理松懈,纪律松弛,人浮于事,博物馆也不例外。

早上8点多,博物馆员工纷纷来到单位,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

负责明清文物展区的员工,刚刚走入展台区域,就惊慌的叫出声来。

整个明清展区的几十个展台,防盗玻璃都被人砸的粉碎,肉眼可见有大量文物古董不见了。

博物馆上下极为震惊,立即报警。

听说大量国宝级文物被盗,本市公安局局长亲自带队赶赴现场。

局长刚到现场,省公安厅厅长的电话就追过来了,询问具体情况。

省政府迅速派人,赶赴博物馆查看情况。

总之,这事闹得非常大,震动全省乃至全国。



博物馆大体排查出,共有69件文物失窃。

可以看出,这伙窃贼颇有些文物识别能力,他们偷走的文物最差也是国家三级文物,价值昂贵。

尤其可怕的是,窃贼盗走了7件国家一级文物中,有4件是全世界没有第二件的。

如其中一件唐代青花瓷瓶,堪称中国顶级国宝,全世界仅有香港一个大富豪家藏着类似的瓷瓶。然而这个大富豪不惜代价买来的瓷瓶,各方面均比博物馆的那个差了十万八千里。

保守估计,这些文物总价值在6亿元人民币以上,甚至可以说这些文物根本就是无价的,有钱也没地方可以买到。

这是建国以后,极其少见的重大文物盗窃案件。

负责清点失窃文物的考古专家告诉警方,这伙窃贼颇有水平,至少达到了考古专业研究生的成都。

展区内有数百件文物,歹徒却挑选了其中最昂贵的69件。更厉害的是,出于文物保护考虑,博物馆将部分国家一级和二级文物暂时入库存放,展览的则是仿制品。

这些仿制品都是国家专业机构制造,做的非常逼真,即便入行多年的文物古董贩子也鉴别不出真假。

而窃贼完全识破了这些假文物,没有拿走其中的任何一件。

考古专家认为,窃贼绝非小毛贼,他们有着高超的专业知识,甚至有可能是科班出身的人员。

这边,警方也发现了一些线索和疑点。



根据现场痕迹判断,歹徒是两个人,身手非常了得。

他们选择在深夜下手,首先爬上高达2米多的博物馆二楼外墙,随后沿着仅仅5厘米宽度的雨水槽行走了十几米,再用撬棍撬开一扇窗户,借机入室盗窃。期间,他们需要破坏两处报警器。报警器相当灵敏,窃贼们稍有不慎就会导致警铃大作。

而窃贼们需要悬在半空中,脚下仅有5厘米宽度的落脚处,还需要处理报警器,显然难度是非常大的,蜘蛛侠未必能够办到。

有趣的是,为了还原现场作案手法,专案组让几个身手敏捷且高矮胖瘦不等的武警战士模拟作案,只有极少数人能够翻入室内。

看来,歹徒的作案技巧非常高超,绝非无名鼠辈。



歹徒撬开窗户进入博物馆内部后,还有几个拦路虎。其一是录像监控系统。虽然不像今天到处都是摄像头,博物馆内主要道路也有多个监控摄像机,有一个博物馆职员负责通宵管理监控屏幕;其二是在明清展台共设有8个红外报警器,只要红外线被触动就会报警;其三是博物馆同当地武警签订合作协议,由武警每晚出动几个战士,配枪在博物馆内巡逻,理论上每半个小时就会巡视全馆一次。

看看,这么多防盗手段似乎很牛逼了,应该不会被盗。

实际上,这些东西都是流于表面的。

根据警方调查,两个窃贼的手段确实很高明。

他们戴着手套作案,没有留下任何一个指纹,在跳入博物馆后立即戴上鞋套,也不留下明显的足印。

窃贼显然之前反复踩点,对博物馆的监视摄像机位置非常清楚。他们避开了绝大部分摄像机,只有一个实在躲避不过去,就采用冲刺的方法,迅速冲过去。除非负责监控的博物馆职工一直看着屏幕,不然是难以发现的。

对于红外线报警器,窃贼们也有很好的处理办法。他们用一种非常特殊的红色绒布,小心翼翼的蒙住警报器。而被这种绒布罩住以后,红外线报警器是不会叫的。自然,除非极少数专业人士,普通人根本不可能知道这种事,连负责案件的大多数民警也闻所未闻。



到了明清展区以后,窃贼从容的盗窃了长达4个小时,才偷走了69件文物。

为什么花费了这么久时间?

展台的玻璃有一定防盗能力,窃贼最初试图用玻璃刀割开,发现怎么也割不动。无奈之下,他们只能使用撬棍强行撬开。这些防盗玻璃展台很结实,况且总数高达69个,撬开需要花费很多时间,才用了4个小时。

此时有人就要骂萨沙胡说八道了。不是说武警半小时巡逻一次吗,怎么窃贼作案4个小时都没被发现?

而且窃贼需要将大量文物运输出去,显然不可能只通过监控摄像头一次,而是要路过很多次。那个负责在监控室查看屏幕的博物馆职工,是死人吗?

很简单,他们非常不负责任。

负责监控的博物馆职工,根本就没有坐在屏幕前。窃贼作案是从凌晨1点开始,这个职工直接将几个凳子拼起来,躺在上面呼呼大睡,没有看一眼屏幕。

别说歹徒是小心翼翼的从摄像机前快速通过,就算在监控下跳几十分钟踢踏舞,这个职工也不可能看到。

更夸张的是,窃贼在处理第8个红外线报警器期间一时手滑,导致报警器叫了几声。窃贼吓得半死,急忙逃到撬开的窗户边观察动静。一旦有保卫人员赶来查看,他们就迅速跳窗逃走。

没想到,这个博物馆职工明明发现报警器异常,却不愿意打扰自己的美梦,只是认为“报警器又出故障了”,根本就没来查看。



博物馆负责安保工作的职工尚且如此,请来帮忙的武警战士就更差劲了。

博物馆同武警只是签订了商业合作协议,可不是什么国家任务、政府命令。

派来的武警战士都很松懈,认为来博物馆就是放松休息的,一般只在晚上10点前和早晨7点后巡逻几次(博物馆晚上6点下班,早晨8点上班),其他时间基本都是坐在椅子上发呆甚至直接睡觉。

也就是说,在窃贼作案的长达4个小时内,整个博物馆的安保人员都在睡觉,自然什么也发现不了。

其实,这个博物馆的安全保障问题已经不是第一次。

从1990年开始,到1992年案发前短短2年时间,该博物馆就出现了3起文物盗窃案。因为丢失文物不算国宝,没有引起社会很大震动。警方曾3次要求博物馆提高安全措施,结果只是安装了几个红外报警器罢了。

警方检查了现场以后认为,这个博物馆迟早也会出大事,根本就是开门揖盗。



这伙窃贼相当高明,也在现场丢下了诸如玻璃刀、特殊绒布、夹绒布的发夹在内的一些东西。

警方立即展开了追查,试图发现窃贼的踪迹。

只是,调查是令人失望的。

首先是玻璃刀,是一个乡下小厂的产品,一共只制作了上千把。

这些玻璃刀都是被一些小型五金店进货,散布在北方各省。这种玻璃刀的卖家和买家都不可能做任何登记,根本无法追查上千把刀的买主。

其次是发夹,是上海一家大企业的产品,制造总数高达一二百万,销售到全国各地甚至海外,也是无法追查。



最后是特殊绒布。

相比上面两个东西,特殊绒布比较有价值。全国只有几个城市可以生产这种绒布,经过反复排除,最终确定是河南郑州某厂生产的,生产数量有限。这种特殊绒布生产的不多,让警方头疼的是使用范围却非常广泛。上到光学仪器的包装袋,下到女人的裙子,甚至学生的锦旗,什么都有。显然,通过追查特殊绒布,也难以有什么收获!



就在这些证物调查走入死胡同时,警方有了一些其他方面的突破。

窃贼对博物馆非常熟悉,警方怀疑可能是内外勾结,监守自盗。

于是,警方对博物馆职员一一排查。这些职员深感恐惧,唯恐被牵连砸了饭碗,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很快有一个重要的线索,引起了警方的关注。

两个博物馆女职员记得,曾有一个相貌英俊的小伙子带着两个伙伴,在案发前连续来博物馆明清展区参观了三次。

这个小伙子长得很帅,引起了女职员的关注(女人啊,女人!)。

小伙子非常健谈,同两个女职员攀谈,前后聊了一个小时。

小伙子对明清展区的各种文物都非常熟悉,自称是某大学历史系的教授李强军,此次是来本市参加政府文化局举办的明清历史研究座谈会。

他的两个伙伴年龄也不大,小伙子介绍他们一个是大学的司机,一个是他的秘书。

看小伙子不过二十七八岁就成了教授,还有两个随从,女职员更是认为他是大人物,和他说了不少文物和博物馆的知识。

出事后,两个女职员私下商讨了一通,觉得这个小伙子非常可疑,就向警方举报了这个情况。



警方立即跑到文化局调查,哪里有什么明清历史研究座谈会,根本是小伙子信口胡说的。

警方又打电话去某大学历史系调查李强军,该系自然没有这个人,整个大学也没有一个叫做李强军的老师或者职工。

大学告诉警方,他们大学压根没有30岁以下的教授。

警方出于谨慎考虑,根据两个女职工以及一个保安(这个保安也注意到这个小伙子)的描述,画出了小伙子的模拟画像,寄到大学。

大学保卫部门看到画像以后,确定本校没有此人。

那么,小伙子为什么要伪造自己身份呢?就是单纯的炫耀吗?

恐怕没这么简单。

此时,一个女职员又想起来,案发小伙子同她一直聊到博物馆关门也没结束,他的伙伴不耐烦了,催促:走吧,不是在酒店约好了按摩吗?五星级酒店的浴室,可不会等人的!

警方认为这个线索很重要。

好在本事不发达,当年五星级酒店只有区区几家,应该不难调查。

刑警拿着模拟画像,跑到几家五星级酒店查询,果然发现了这个李强军的登记入住信息。

不过,李强军的身份证号是伪造的,家庭住址也不存在,显然他是用假身份证登记的。

酒店服务员回忆,这三个人鬼鬼祟祟的,不允许她进屋打扫卫生,送水也只能送到门口。后来他们退房走了以后,女服务员进屋打扫,发现很多烧毁的纸被丢入马桶,一些还没有冲掉。

警方在这个酒店房间提取了指纹,但这里是酒店客房,住客很多,共提取到上百个指纹,很难锁定谁是嫌疑人。



就在此时,博物馆女职员又想起一个重要的细节。

在和小伙子聊天期间,一直没有开口的“司机”曾经问了她一句:车子停在博物馆对面那条马路,会不会被交警罚款?

女职员随口回答:不会!

警方大喜过望,这就说明窃贼是开车来本市的。

同时,窃贼盗走了69件文物,总重至少有100多斤,体积还非常大,有很多易碎的瓷器和玉器,必须有运输工具。

看来,这个运输工具就是窃贼开来的车辆。

在90年代初期,社会上的车辆很少,全中国只有100多万辆私家车,普通城市也不过千余辆私家车,警方应该不难追查。

于是,刑警们立即调查案发前后,博物馆附近的车辆停放情况。

这么一调查,又有了大收获。

案发当天,窃贼应该是凌晨1点开始作案,到凌晨5点逃离现场。

当地派出所一名民警回忆,当晚12点40分,他骑车接下夜班的小妹从博物馆门前经过,两边马路上空空荡荡,没有一辆车。

可见,作案车辆是在12点40分以后到达现场。

根据环卫工人老赵回忆,他在第二天凌晨3点多去上班(4点开始清扫大街),骑车路过博物馆门口,看到一辆白色桑塔纳小汽车停在路边。有个长得挺帅的年轻男人,正在车内抽烟!

在凌晨极少看到车辆,老赵多看了几眼,结果发现车辆挂着军队牌照。老赵误以为这是军人在执行什么任务,没当回事,自行离开了。

老赵的记忆力不错,虽然事情过去了一段时间,依稀还能记得一部分车牌。

这是非常重要的破案线索,这个小白脸有可能就是那个李强军。

没想到,随后对车辆的排查,让警方大为失望。

根据情况汇总,在案发前几天,也就是所谓的李强军出现在博物馆之前,省会政府机关有一辆白色桑塔纳小汽车被盗,很有可能就是窃贼干的。他们用偷盗的车辆来作案,让警方无法追查车辆来源。

没多久,军用车牌的出处也搞清楚了。

一周前,广东军区一辆小汽车去北方执行公务。经过省会时,司机将车辆停在路边后去吃饭。等到吃饭回来,司机发现车辆的前后车牌不见了,显然是被毛贼盗走了。

看来,窃贼在下手偷盗白色桑塔纳之前,就先偷了一副牌照。之所以他们盗窃军用牌照,主要是军车不容易受到警方排查和拦截,比较安全。

就在排查车辆没有结果的时候,案件却莫名其妙的峰回路转了。

甚至可以说,这是让警方做梦也没想到的奇怪突破。

在排查车辆时,警方曾经将车辆各种信息下发到本市各派出所。



很快,有个派出所汇报了一个线索。

博物馆案件发生前几天,他们曾查获了一起卖淫嫖娼事件,抓住了正在交易的小姐黄小娟和一个嫖客杨二庆。

让他们记忆深刻的是,杨二庆开着一辆白色桑塔纳,还挂着军车牌照。

在90年代初期,社会上车辆很少,军车就更少。杨二庆被抓后,警方盘问他是不是现役军人。因为地方的警察不能随便处理军人,要移交给军方处置。

杨二庆急忙说自己只是做生意的,根本不是军人,车子是向一个在军队开车的司机朋友临时借用的。

在派出所内,嫖客杨二庆诚恳的认错,也愿意罚款。嫖娼不是什么大事,在杨二庆交纳罚款后,派出所民警对他进行了批评教育就释放了。

这个民警依稀记得,杨二庆驾驶军车的车牌,似乎就是这个可疑牌照,他的桑塔纳也是白色的。

自然,嫖客罚款时登记的身份证是伪造的,通过这个线索是无法追踪的。

刑警们不死心,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又去调查了那个坐台小姐黄小娟。

如果小姐黄小娟同杨二庆只是单纯的一次性交易(这个词有内涵),那么也不会留下什么线索。

黄小娟每天接客很多,不可能弄清楚那么多客人的身份。

让警方又惊又喜的是,小姐黄小娟被捕后顿时大喊大叫,说自己愿意立功,以换取不要进去劳教。

这个坐台小姐之前因为卖淫被劳教过半年,养尊处优的她认为劳教所就是人间地狱,连化妆都不行,还天天吃地瓜稀饭。



黄小娟立功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全力揭发杨二庆。

本来妓女一般不会揭发嫖客身份,毕竟嫖客们是她的饭碗,揭发了他们等于断了自己的生计。

为了立功,黄小娟此刻也顾不了这么多,对刑警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黄小娟声称这个杨二庆是她的熟客,两人已经肉体交易好几年了。

杨二庆很喜欢黄小娟,说她长得很像自己的初恋情人。初恋情人同杨二庆相处过一段时间,后来嫌弃他不务正业,嫁给了一个小老板。

杨二庆只要来本市,就一定会去找黄小娟。两人不仅仅是简单的嫖宿关系,还曾经出去吃过饭、逛过街,杨二庆给黄小娟买了不少东西。

那天,黄小娟坐台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杨二庆,顿时很高兴,认为冤大头又来了。

两人出去吃饭,后来又开了房间。

完事后,黄小娟让他晚上不要走,两人就这么过一夜。

杨二庆说自己必须要走了。杨二庆这次是来本市办事的,偷偷甩掉了两个同事,私下来找黄小娟嫖宿。

杨二庆是黄小娟的熟客,黄那里有他的传呼机号码。



警方立即调查了,这个传呼机号码!

案发后,这个杨二庆就没有再用过传呼机,但之前登记的信息是无法消除的。

杨二庆是个假名字,他的真实姓名叫做文东山,湖南人。

这家伙是个惯偷,曾因为盗窃文物坐牢9年。

警方将文东山的照片拿给坐台小姐黄小娟、博物馆的女职员、保安、五星级酒店的女服务员等人辨认,他们一致认定这就是三人中的司机。

警方迅速追踪到文东山的湖南乡下老家,在他的母亲家里搜到文东山存放的一个大包。

刑警们打开包裹,顿时喜笑颜开,里面赫然放着5件博物馆被盗文物。

看来,文东山就是博物馆盗窃大案中窃贼之一。



通过审讯文家亲友,警方顺藤摸瓜,抓住了同文东山来往密切的一个汪老板。

汪老板被捕后听说涉及国宝盗窃案,可能会被枪毙,吓得屁滚尿流,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和盘托出。

汪老板平时做的就是走私生意,而文东山则是挖古墓的,两人合作多年。

文东山刚出狱的时候很落魄,连饭都吃不上,汪老板讲义气资助了他一笔钱,因此两人颇有交情。

几周前,文东山突然带着5件小型文物找到汪老板变卖。

汪老板一眼认出,这是最近博物馆失窃案的文物!当年盗窃国宝是重罪,基本都是判死刑,汪老板哪里敢收,急忙说自己吃不下这么值钱的货。

文东山没办法,只能把文物带回去。

期间,两人攀谈了一会,文东山承认博物馆的案子是他们三人做的,不过他是从犯,主犯另有其人。

文东山说自己的大哥已经找到了香港买家,只要文物出手就能赚到一辈子花不完的钱。大哥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到南美的护照,拿到钱以后就立即出国躲藏。

汪老板询问,那怎么还拿着这几件货来自己这里卖?

文东山说,香港大客户看不上这几件次一些的货,大哥就给了他几件货,让他找个地方将货毁掉。

文东山是个贪财好色的人,作案前没有听从大哥命令,私下去找坐台小姐黄小娟嫖宿,留下了重要的线索。此刻贪财的文东山试图私下卖些钱,没有毁掉文物,反而私下找汪老板卖钱。



警方询问汪老板,那个大哥叫什么名字时?

汪老板说自己确实不知道,但知道2个重要线索。

文东山说这批文物非同小可,四处查的都很严格,运到广州谈何容易。

所以,他们找了大哥的一个朋友,目前正在军队某部服役的一个军官。他们许诺重金,让这个军官将几袋子最值钱的文物,搭乘军方的顺风机运到广州。

这个军官也不是第一次为他们走私文物,之前也合作过两次,是老关系户。

汪老板也是走私文物的,也希望借助这条路线走私,就向文东山询问了这个军官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另外,汪老板一直通过中间人,将走私文物买到香港,大部分利润被中间人赚走。

这次通过文东山,汪老板也得到香港那边负责收购文物商人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博物馆盗走的文物肯定会通过他转运到国外。

得到这两个线索,警方大喜过望,立即分头出击。



首先,专案组联络香港警方,要求尽快抓捕香港境内的收赃商人,防止国宝被卖到国外去。

香港警方也不含糊,迅速出动将这个有着黑社会背景的商人扣押起来。

接着,通过汪老板交代的军官信息,警方联络军方迅速将这个败类抓捕归案。

这个军官被捕后立即交代,这个大哥的真名叫做刘龙俊,团伙另外还有一个成员叫做刘金。

刘龙俊、刘金、文东山三人,是很好的朋友。

根据军官的交代,此刻三人都在广州,准备同香港黑社会分子交易古董。

警方立即出动,直扑广州抓捕三个家伙。没想到,等警方到了广州的时候,三人得知文东山的家里被抄了,知道已经暴露。他们选择中断生意,分头逃亡。

有人说,他们既然已经有了南美护照,为什么不直接坐飞机逃到国外去?

这主要是因为90年代,中国航空事业不发达,去全世界很多比较冷门国家的航线,只能从首都北京出发。

两个家伙无法从广州直接飞出去,只能试图分头赶到北京,然后从这里飞走。

好在警方动作的速度很快,此刻这两人都还在飞机上,没有来得及逃出国境。



警方立即进行部署,首先在山东某机场,直接抓捕主犯刘龙俊。

刘龙俊是个非常狡猾的家伙。

他同情妇洪小姐一起下了飞机,很快发现有一群男人在挨个检查乘客的身份证。刘龙俊立即判断这些男人是便衣警察,就是来抓捕自己的。由于他和洪小姐是一起定的机票,两人都跑不掉。

刘龙俊头脑很聪明,立即谎称自己肚子疼要去厕所,让情妇洪小姐自己先出去。他自己则跑入厕所傍边的清洁室,找到了一件清洁工的上衣和一顶帽子。

刘龙俊随即将上衣套在身上,又戴上清洁工的帽子,跟着人群缓缓移动。

此时,便衣警察发现了洪小姐,几个人立即围上来盘问。

刘龙俊趁机低着头,试图借着人群混过去。只是,刑警们也不是吃干饭的。刘龙俊皮肤很白,有个刑警无意中扫了一眼,发现了这个清洁工不对劲。刑警立即喊话,让刘龙俊站住。

刘龙俊知道暴露了,撒腿就向大门跑去。只是他刚跑了几十步,发现大门也有多名穿着制服的民警在盘查旅客,此刻已经围了过来。刘龙俊知道跑不掉了,只得停下脚步,束手就擒。

根据刘龙俊交代,分别在吉林和广东抓捕了刘金和文东山,至此特大文物盗窃案告破。

那么,这伙狂徒是怎么成功偷盗到6亿人民币的国宝文物?这些文物此刻又在哪里呢?更夸张的是,警方抓捕了主犯刘龙俊以后,竟然发现他曾经上过警校,差点就成为一名警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萨沙明天发下集。

声明:

本文参考

图片来自网络的百度图片,如有侵权请通知删除。


萨沙1928
近代军事历史资深作家萨沙。坚持文章原创,每1篇都是精益求精!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