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之间,说说GDP

时事   时事_美国   2024-02-22 18:08   北京  

点击


上方蓝字


关注我们



中国名义GDP在2021年达到美国GDP的76%以后,这个比例连续两年出现下降,2022年是70%,2023年又降到65%。不过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早已是世界第一,很多大宗商品,包括粮食、钢产量,还有手机、汽车等,中国的产量都是世界第一。2023年中国全年用电量高达9.2万亿千瓦时,而美国只有4.1万亿千瓦时,印度为1.3万亿千瓦时,日本仅为不到1万亿千瓦时。

为什么中国的名义GDP与美国的差距这两年反而拉大了呢?老胡认为,我们要重视这个问题,同时不能掉进单一视角里,对未来丧失信心,相信了“中国名义GDP永远也赶不上美国”的鬼话。就在两三年前,当时西方一些人谈中国GDP“最快2028年就能超越美国”,现在一转头又说中国“永远也赶不上美国了”,这两种预言都是极端的,我们要保持自己的思考和定力。

▲2020年12月,BBC报道称中国经济“到 2028 年”将超过美国

首先,我们不能无视名义GDP与美国拉大差距的事实,不能因为这个差距一拉大,我们就碍于面子否定名义GDP对于计算综合国力的重要参考价值。老胡看到有的文章在这样写,那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

中国是第一粮食生产大国,也是第一制造业大国,但要看到,人类社会的价值体系已经在农业和制造业之上开拓了巨大新空间。我们看看自己社会的内部就会发现,农牧渔业的生产者大多收入并不高,制造业从业人员的收入也不高。大学、会计师及律师事务所、银行等不直接产出物质的机构人员收入反而更高,游戏公司的网上产品“稀奇古怪”,却能赚大钱,娱乐业也产生了很多有钱人。我们的世界已经总体上结束了商品短缺时代,经济已经远远不是要让大家吃饱穿暖的初级活动了,人们的需求从最基本的物质满足向上提升了一个又一个台阶。

一个国家的强大除了要有世界上最棒的农业和制造业,还要有被笼统称为“服务业”的其他广大能力。大国除了生产物质,创造服务,也在竞争把世界连接起来的各个网络的控制力,并且竞争对新需求的引领力,对各种价值的定义权。而在这些方面,中国的能力还不够强壮、发达。美国一些政治精英鼓动与中国“脱钩”,其目的是要从根本上削弱中国的这些能力。中美GDP差距拉大,要提醒我们进行这样的思考。

▲据去年工信部公布的数字,2022年,我国全部工业增加值突破40万亿元大关,制造业规模连续13年全球第一。(图源:新华社)

中国的制造业的确发展得很好,但是我们不能满足于做服务世界的“农民”和“产业工人”,我们需要同时做世界的大学、会计师和律师事务所、银行和创投公司。中国已经永远告别了短缺经济时代,我们现在缺的是需求和市场。当我们的金融强大起来,当我们成为世界各个网络权重更高的发言者之后,我们的国内市场将出现更加巨大的增维扩容。我们现在辛辛苦苦生产了各种物美价廉的商品,却得求着美国和欧洲购买,换他们随意增发的货币,这样的局面必须打破。美国看上去像是靠印票子,就把世界玩得滴溜转,其实这是综合力量赋予它的权力,我们需要把那些综合力量一条一条增补上。

同时必须要说,我们决不能被中美名义GDP一时的拉大挫伤。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从2021年高值的6.3跌到2023年低值的7.3,最大贬值幅度大约15%,这相当大程度上影响了中国名义GDP与美国差距的拉大。如今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已处在回升中,今年中美GDP继续拉大的可能性变小,中美名义GDP在经过一段时间复杂调整后,终将重新开始缩小差距,最近两年拉大的局面不可能长期持续。从2012年到2021年,中国GDP从占美国的53%猛增为76%,之后出现的两年调整从长周期看算不上是大挫折。

▲2021年-2023年美元汇率变化趋势。(截图图源:新浪财经)

中国毕竟不是一般制造业大国,我们是超大经济体,而且是第一大货物贸易国。只要中国经济增长重新有所恢复,出口进一步扩大,并且保持较高对外顺差,我们就有影响国际金融走势的相当大力量,美国就做不到为所欲为,现有国际金融体系也不可能无视、贬低中国增长的影响力。

所以接下来中国最重要的是要把自己的经济搞好了,实现应有的强劲,同时我们要在高科技上加紧补课,在金融领域也要把自己打造成强国。目前AI技术突起,美国再度领先,但是中国处在第二位,我们咬住第一位的美国还是完全有条件的,关键是我们自己要做好,不要轻视了这场新的技术革命。

2月16日凌晨美国OpenAI公司发布首个文生视频模型Sora,用户可以在Sora上输入一段文字指令,瞬间生成长达1分钟有电影质感的逼真视频。

美国对全球体系的把控力蛮强的,但是它过于脱实向虚,有它自己的不安全,美国也在自我“去风险”,重建制造业。因此可以说,各国都有各国的难处,重要的是要有力度地解决自己的问题,中国解决问题的能力绝不输于美国。

总之,我们要正视中美名义GDP在过去两年差距拉大的现实,不能自我安慰说它不重要,将这种情况看成是美国玩出来的把戏。名义GDP和购买力平价两个评价体系各有各的弱点,也各有各的科学之处。我们要重视它反映出来的问题,了解世界已经变了,大服务业和高科技带动的红利效应正在深刻重塑人类经济活动的面貌和内涵。同时我们不能因为仅仅过去两年出现的情况就气馁,丧失信心,中国仍然处在高质量发展的大阶段中,我们的力量在继续增长,影响力不断扩大,这些终究要反映到名义GDP的评价体系中来。拥有14亿人口并已经步入现代化轨道的中国最终在名义GDP上超过美国,是一定会发生的。这不是中国刻意追求的目标,我们的注意力将放在发展新质生产力、改善民生、不断提高人均收入上。把我们的高质量发展真正做好了,名义GDP超过美国就将是自然结果,水到渠成。

热文推荐






胡锡进观察
一个“复杂中国”的报道者。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