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飞机叛变的那位,结果怎么样了​?

时事   时事_非洲   2024-02-21 20:54   北京  

全文3126字,图片16张,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文章首发于“有理儿有面”(youli-youmian),欢迎大家在朋友圈和微信群转发。
公众号及其他平台转载请在后台留言。


2月13日,西班牙南部巴伦西亚地区比利亚霍约斯市(Villahoyosa)的一个居民小区,一名男子身中数枪,死在小区停车场内。

该男子尸体上有五六处枪伤,身体还曾被汽车碾压过。警方推测凶手可能是两个人,已经驾车逃走,他们乘坐的车辆也已经被焚毁。

身份证件证明,这是一名持乌克兰护照的33岁男子。但是,发现这具尸体的女性最终哭哭啼啼地说出了真相,其实这个人并非33岁的乌克兰人,而是28岁的俄罗斯人马克西姆·库兹米诺夫。他就是去年8月驾机叛逃至乌克兰的俄罗斯飞行员——那个曾经全球瞩目的叛徒。

乌克兰方面首先向媒体披露了这一消息。乌军情局发言人安德烈·尤索夫2月19日证实,死在西班牙的就是库兹米诺夫。

但是,俄罗斯扎波罗热地区负责人罗戈夫反唇相讥,说这只是乌克兰情报部门一手捏造的假新闻,而库兹米诺夫多半是获得了新身份,藏起来了。

不过,随后俄联邦对外情报局局长谢尔盖•纳雷什金已经对记者表示:“这个叛徒在策划他肮脏而可怕的犯罪行为时就已经是一具道德尸体。”他用一句俗话说“不说死者坏话”。

看来俄罗斯的风俗和中国有相同之处,而据此判断,库兹米诺夫应该是真的死了。

库兹米诺夫是俄罗斯2022年2月对乌克兰发起特别军事行动以来,首名叛逃的俄军飞行员,也就是说,是个叛徒。

库兹米诺夫1995年出生于乌克兰西部的利沃夫市,俄罗斯族人,他的祖父曾经是一名非常著名的试飞员。2000年,在5岁的时候,他随父母迁往俄罗斯,在俄罗斯长大。

长大以后,库兹米诺夫成为俄罗斯空军一名直升机驾驶员,他在学校和军队里还得到过一些奖杯奖章。

库兹米诺夫服役于俄陆航第319独立直升机团,部队驻地原为滨海边疆区,后因俄乌冲突该部队被调往前线执行货物运输任务,他是一名空军上尉。

在投敌之后,库兹米诺夫曾承认,他在俄罗斯本来就有着不错的待遇,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不错的收入、两套公寓,还有超出普通人的养老金。从库兹米诺夫的社交账号来看,过去的生活的确很富足。

尽管当上了受人尊敬的飞行员,但是库兹米诺夫并不满足,他渴望荣华富贵的生活。为此,他不顾军队的规定,偷偷在手机上下载了“电报”APP。2021年9月,他主动关注了乌克兰情报总局的账号,并与之联系。

2022年12月,当乌克兰情报部门得知了库兹米诺夫的真实身份之后,果然给他开出了惊人的价码:只要他能驾机叛逃至乌克兰,他可以得到50万美元和外国国籍,还能保证他和他家人的安全。乌军情报部门还为其专门量身定制了一个代号叫“山雀”的行动。

50万美元,对于年平均工资不足1万美元的俄罗斯人而言,是一笔巨款,为了这笔钱,什么责任、忠诚和良心,全都被库兹米诺夫抛到了脑后。

而更奇葩的是,库兹米诺夫的父母居然也支持儿子的叛逃计划。在乌克兰安全局的策划下,库兹米诺夫的母亲以看病的理由离开俄罗斯,前往土耳其,并在土耳其“失踪”。

库兹米诺夫叛逃前的一个多月,曾一度出现了情绪不稳定,他的同机组飞行员塔吉克斯坦人库什巴赫特·图苏诺夫曾发现过异常,并对上级和家人抱怨,但是没有引起上级的注意。

去年8月的一天,库兹米诺夫终于找到了机会,当时,他和一名副驾驶、一名导航员一起驾驶一架米-8直升机从库尔斯克机场起飞,运输一批苏-30SM、苏-35S战斗机零部件前往一个空军基地。

由于飞行靠近哈尔科夫边境地区,库兹米诺夫觉得机会来了,立即联系乌军情报部门要求接应。乌军接到消息后,专门为库兹米诺夫开辟出了一条安全通道,库兹米诺夫则故意更改飞行计划,开启无线电静默模式,以最低高度飞行了20多千米,成功进入乌克兰控制区。

同机的两名机组成员在意识到飞机即将下落的终点是乌克兰时,立即表示强烈反对,并要求飞回俄罗斯。于是,库兹米诺夫拿出了偷偷带上飞机的斯捷奇金冲锋手枪,向两名战友猛烈射击,导致两名战友当场身亡。

在将直升机交给乌军后,库兹米诺夫获得了50万美元赏金。但是,乌克兰方面对库兹米诺夫的行为并不满意,他们觉得活捉两名机组人员将更有价值。同时,这一杀害战友的恶行更是遭到了全世界网友的强烈谴责。

除了直升机本身及其货物外,乌克兰军事情报部门还获得了“有价值的”文件和“机密”技术设备。乌克兰方面展示了他们所获得的战利品,文件带上,还留下了两位牺牲的机组人员的斑斑血迹。

据传,直升机搭载的零部件,实为俄罗斯军队高度机密的“希比内-M”电子战吊舱。之前,乌军曾经从坠毁的俄罗斯战机上拾获过残骸,但完好无损的吊舱却从来没有拿到过。这一机密的泄露将对俄罗斯空天军的电子对抗能力有巨大的影响。

2022 年 4 月,乌克兰安全局就已经开出价码,对叛逃的俄罗斯军事人员给予重奖:一架战斗机或者一艘军舰为100万美元、一架直升机为50万美元、一辆坦克为10万美元。乌克兰还在前线专门开通了所谓的“我想活下去”的电话热线,全天24小时开放,并且在手机APP和社交平台上也有相关的联系方式。尽管我们不清楚叛逃的人有多少,但是我们很清楚的是,叛逃之后还如此招摇的,只有库兹米诺夫一个。

2023年9月,乌克兰国防部情报机构为库兹米诺夫大张旗鼓地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在发布会上,库兹米诺夫坐在两名乌克兰军人身边,大放厥词,抨击俄罗斯高层,并谎称自己“叛逃并不是为了金钱,而是厌倦了战争”。

不过,随后库兹米诺夫的发言却毫不掩饰,他公开呼吁其他俄罗斯飞行员效仿自己的做法,称“如果你跟我做了同样的事,我相信你不会后悔,你的余生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还说“在乌克兰不管你想做什么工作都能够找到,在乌克兰,你的下半生都将受到照顾”,“将生活在一个充满色彩的世界。”

乌克兰情报部发言人安德里·尤索夫更是借题发挥,表示“在这里你们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包括安全、名誉和全面的生活保障”!

而就在库兹米诺夫死后,就是这位老兄头一个甩锅,说库兹米诺夫之死是因为在投奔乌克兰军队,拿到50万美元之后,就不肯听乌克兰军情部门的安排,执意要前往西班牙,才酿成悲剧。

但是外界分析,库兹米诺夫曾在发布会上暗示,考虑加入乌克兰的空军,但乌克兰对一个叛徒却是未必信任的。万一他把50万美元花完了,又叛变了怎么办?这人的价值,无非是乌克兰用来做一波宣传而已,等价值利用完了,他要去哪里,乌克兰方面也就不想管了。

至于杀死库兹米诺夫这事是谁干的,网上有各种猜测。有人说现在临近俄罗斯大选,有可能是某些西方势力故意搞事,用来搞乱舆论,诬陷俄罗斯的。也有人说这就是俄罗斯人自己干的,铲除叛徒无可厚非。

对这种说法,俄罗斯也没否认。去年10月,“俄罗斯1”电视频道还曾播出了采访“格鲁乌”特种部队的节目,队员在采访中明确表示要干掉这个叛徒。

这个格鲁乌特种部队的人数在5000人左右,主要负责敌后特种作战、设伏、暗杀、绑架、破坏以及情报获取。另外还有1500人是通过其他身份掩护、派驻在海外的情报人员。以前苏联、俄国情报部门一直以来的行为风格,对付叛徒是从来都不会手软的。所以,现在媒体的猜测不无道理。

库兹米诺夫持有一本乌克兰护照,并以另一个名字生活在西班牙。他所居住的比利亚霍约斯市(Villahoyosa)位于地中海西岸,是一个美丽的海滨城市。

在这里隐姓埋名,躺在50万巨款上享受阳光沙滩,余生不可谓不惬意。

无奈库兹米诺夫已经彻底放飞自我,他沉醉于酗酒和吸毒,还多次因为骚扰邻居而被举报。

他更是毫无保密常识,在改变身份之后依然与自己之前的社会关系保持联系。例如,他居然还邀请自己的前女友来访——通过这些社会关系来锁定目标,是情报部门的惯常做法,多看几部侦探小说就懂了。

同时,乌克兰情报部门早已放松了对库兹米诺夫的安保措施,他的价值已经被吃干抹净,爱干嘛就干嘛去。

于是——

砰砰砰... ,连续12枪。

这就是叛徒的下场!

图片源自网络                                                                                     





 


 关注公众号:

有理儿有面


理   性|   揭   秘|   探   讨

有理儿有面
你说是不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