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金正恩女儿接班”,韩国统一部突然改变立场!

文摘   时事_朝韩   2024-02-21 15:54   北京  


作者 / 林海东


自从金正恩“心爱的女儿”公开露面以来,金主爱这个11岁的小女孩就被外界各种各样的猜测包围着。说法很多,争议也很多,但基本不脱“接班”二字。


关注我们IN朝鲜的朋友们大致应该知道,我是“女儿接班论”的反对者,一直认为“女儿接班”基本属于瞎猜胡扯。尽管外界的那些说法振振有词,仿佛有理有据,但“女儿接班论”问题的核心其实是个老掉牙的问题,即金正恩本人的“健康问题”。

十余年来,“健康问题”像个幽灵,始终围绕着金正恩徘徊,并且随着他体重和体型的变化不断变化。这些年来,外界推测的金正恩“健康问题”包括但不限于家族遗传及烟酒相关的心脑血管疾病、痛风,与饮食习惯相关的糖尿病、肥胖症,因压力导致的失眠症、焦虑症等。甚至还颇有几次传出“离世”消息,以至于直到今天我们这边还有很多人相信大家看到的只是“替身”。迄今为止,这个“健康问题”幽灵仍然阴魂不散,以至于只要金正恩半月二十几天不露面,就会有人再次提起这个问题,并且占据外媒的版面。


我之所以认为外界关于金正恩“健康问题”的诸多看法不靠谱儿,盖因金正恩的身体状况以及DNA信息是朝鲜的Top Secret,知情人极少,而且这极少数知情人又绝无对外泄露信息的可能。所以,外界所有关于金正恩“健康问题”的说法,都只是分析与推测,并无任何实锤可言。所以,他们一说,我们一听,笑笑而已。作为长期观察者,我个人有两个大致的衡量指标,一是看金正恩手里的香烟是否突然消失,二是看他在会议上站立发言的时间是否突然缩短;如果这两个指标不出现,则春秋鼎盛的他就基本没有大的健康问题,还没有到让“心爱的女儿”准备接班的紧迫地步。
我此前曾经多次说过,金主爱小朋友的出现,其实有基本模式可循,即她随父出现的基本场合是“涉军”,只有极少数例外,而这极少数例外中的大多数,也间接“涉军”。这种基本模式之所以形成,与朝鲜发展国防的目的紧密相关,即朝鲜公开宣称发展核导计划、发展国防实力是“为了子孙万代”,而金主爱小朋友作为朝鲜的“第一女儿”,无疑是“子孙万代”的最佳代言人。在此前文章中,我曾经提及IN朝鲜公号@恰饭小编与我私下讨论过的一个看法——金正恩携女儿频繁公开露面,恰是朝鲜内部达成的一种政治共识,即金主爱只是“心爱的女儿”、“尊贵的女儿”,而金正恩只是“慈父”;在朝鲜体制下,“慈父”带女儿公开露面是一种正常现象,与“接班”无关。

今年1月初,新任韩国国情院院长人选赵太庸(已于1月17日就任)在向国会提交的听证资料中表示,从金主爱公开露面以来的活动以及朝方给予她的礼遇来看,金主爱是“现阶段最有力的接班人”。这是韩国国情院首次做出此种研判;我当时撰文评论过此事,认为这个研判基础薄弱,结论不靠谱儿。在我看来,韩国国情院的这个研判,仍然有意无意地将金主爱公开露面与金正恩“健康问题”挂上了钩儿,甚至不能排除这是国情院有意为之、扰乱视听的“心理战”行为。

2024年元旦当晚,金正恩到平壤万景台学生少年宫出席“学生少年的2024年新年演出”(上图)。在这件事情过去一个半月之后,韩国统一部2月15日表示,这是自1994年元旦金日成出席学生少年新年演出之后,朝鲜最高领导人时隔三十年后首次出席这一活动。

韩国统一部发布的比对照片

统一部的这个说法没有错,而这个说法是统一部“金正恩利用祖父形象加速偶像化工程”这一观点的组成部分。这个“利用祖父形象论”,不是新说法,这些年颇出现过几次,但在当下“北南变朝韩”的背景下,统一部又赋予了这个说法以新的证据——今年以来,朝鲜利用已故最高领导人金日成的“战时最高司令”、“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慈父”、“思想领袖”等形象,积极推进金正恩偶像化工作,以凝聚内部力量,巩固加强权威。

朝媒此前发布的1986年金日成参加学生少年新年演出照片

基于此,统一部对金正恩元旦出席学生少年新年演出的情况作出分析,将其与金日成1994年元旦最后一次出席此活动联系起来,认为金正恩这个“新年首个行程安排”目的在于凸显其“慈父”形象。朝媒在报道此活动时,也确实以“全国大家庭的慈祥父亲”、“慈父元帅”、“敬爱的慈父”等作为对金正恩的定位措辞。统一部对此分析称,金正恩自2022年11月起频繁携女儿金主爱公开亮相,主要意图在于凸显他的“慈父”形象

平心而论,统一部这个“慈父与女儿”的看法,与我们@恰饭小编的上述观点一致,比国情院那个“现阶段最有力接班人”的看法不知高到哪里去。个人认为,这是迄今为止韩国方面在金正恩女儿问题上最靠谱儿的一个看法。尽管统一部长官的金暎浩去年12月还表示过“不能排除金正恩女儿接班的可能性”,但他同时表示,这还“需要密切关注”;现在统一部的口风转到了“慈父与女儿”上,在我看来,这大致可能是两个月来“密切关注”的结果。也就是说,尽管是对朝强硬派,尽管对朝鲜一直采取批评态度,但金暎浩长官毕竟是资深的“知朝”学者,而他治下的统一部可能终于想明白了金正恩女儿的这个问题。只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再次改变说法,反正我是不会改变否定“女儿接班论”观点的,如同我不会改变“丹东草莓的确好吃”的看法一样。





IN朝鲜
靠谱的朝鲜资讯,最专业的朝鲜商务咨询,不一样的朝鲜深度旅行——我们在平壤有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