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连通房丫头,都不算

情感   小说_历史/历史架空   2024-03-31 21:34   广东  

关注“花花小茶馆”,并点上方蓝字星标置顶

看花花讲故事,品世间百味


新蝉鸣,小荷翻,万物小得盈满

晚风吹落小瓶花
一百一十章:小满,竟然是钱少杰的女儿!
一百零九章:色克图的亲妈,殉情了!
一百零八章:孟川的秘密,揭开了
一百零七章:十年了,我该给你一个交代了
一百零六章:给良宵打的针,真相大白!
一百零五章:我的爱人,20年重逢
一百零四章:船上救了子奕的神秘男人,出现了!
一百零三章:色克图,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一百零二章:孟川,天大的阴谋
一百零一章:她一口咬定,他诱奸了她
一百章:他玷污了小满
九九:夫人,你偏心!偏向自己的亲生儿子!
九八:孟川,到底是不是良时?
九七:欢欢,改嫁吧,别守了
九六:欢欢的儿子,太争气了
九五:良宵,好起来了
九四:嫂嫂,我从小就喜欢你
九三:良辰的悲哀,埋下伏笔
九二:欢欢身边,巨大的骗局
九一:欢欢的养子,是谁的孩子
九十:欢欢,心坎儿上
八九:良时,一生都活得痛苦
八八:小叔子,吃醋了
八七:欢欢,重逢“良时”
八六:你走之后,我身上多了一抹月色
八五:长嫂如娘,欢欢的真心
八四:嫂嫂,我们永远在一起
八三:欢欢的两个儿子,何去何从
八二:良宵,有人爱
八一:欢欢的亲儿子,是谁
八十:良时:最后的一封信
七九:良时的结局,真没想到
七八:你答应我的,终于做到了
七七:汉奸的爱,扭曲
七六:我深爱你,半生没变
七五:守活寡,你后悔么?
七四:良宵,惨痛的结果
七三:阿多,太疼了
七二:良时,挺可怜
七一:下辈子,换我来疼爱你
七十:我早就不爱你了
六九:良宵,不能行人事
六八:欢欢与良宵,结婚了
六七:色可图,是不是你的儿子!
六六:生子当如孙仲谋
六五:良时的儿子
六四:欢欢,生孩子!
六三:我不知,如何爱你
六二:良时,彻底黑化了!
六一:良时,我承认我是欢欢
六十:问声军爷,你哪里有家
五九:良时,你懂不懂人伦纲常!
五八:她已非完璧之身
五七:欢欢,大开杀戒
五六:良时,知道了欢欢的秘密
五五:二姨太,是冤枉的!
五四:生母的秘密
五三:你想离婚,除非我死
五二:奸情,出人命
五一:欢欢血崩,少杰的毒手
五十:父子俩,好夺人妻
四九:民国时期,如何离婚?
四八:欢欢,怀孕了
四七:良时,吃醋了
四六:欢欢,真是太狠了
四五:哥,我总是对不起你
四四:映秋,想生孩子
四三:春宵过后,如何面对?
四二:与良时,做了露水鸳鸯
四一:良时与欢,迷情香
四十:良时娶妻,真正的隐情
三九:除夕,良时的告白
三八:欢欢的成功,让人振奋
三七:夫君,我帮你往上爬
三六:欢情,是旧梦。
三五章:欢欢的新婚夜,如此寂寞
三四章:欢欢,结婚了!
三三章:我的爱,是放弃你。
三二章:欢欢,又见良时
三一章:我爱你,也恨你。
三十章:良时的婚礼,真痛
二九章:女子失了清白,当如何?
二八章:大雁,不独飞
二七章:去北京,参加溥仪的选秀
二六章:良宵,得到了一切
二五章:欢,那一幕多残酷
二四章:良宵私情败露,一场腥风血雨
二三章:欢,一夜的悲凉
二二章:良宵,与欢同宿
二一章:良宵,婚礼的前一夜
二十章:欢,你原谅我了吗?
十九章:他死在欢欢眼前
十八章:良辰,这般好的小叔子
十七章:三姨太的私情,让人无措
十六章:欢,你是个顶坏的人
十五章:良时,你不能死
十四章:欢欢,被囚禁了
十三章:哥哥,如此极端
十二章:算我,娶你一场
十一章:哥哥,终于见到你了
第十章:良时家里的秘密
第九章:把你,许给我
第八章:小姐心动了
第七章:小姐的难堪

第六章:被他轻薄
第五章:我要自由的婚姻
第四章:淫词艳曲,听不得啊

第三章:外室的女儿,每天做噩梦

第二章:
给末代皇帝做个常在,也好
第一章:
小妾的儿子,好狠

前情回顾:


林医生道:“你知道你的亲父亲母是怎么死的吗?1931年,他们皆被马佳·谈欢所杀!小满,你的婆母,是你的仇人!你的丈夫,是你仇人之子!你如今向着仇人,让你九泉之下的父母何安!”


第111章:


小满搀着子奕的手,松开。


她踉踉跄跄,后退几步,碰倒了一旁博古架上的花瓶。


花瓶破碎的声音,回荡在屋中。那声音扎着方才林医生说的每一个字,将那些字都扎破,溅了血在小满心头。


小满扶住博古架,才使自己不至跌倒。


她道:“不,阿娘,你是骗我的。你不过是因今日之困境,才骗我,好叫我同你一心,好叫我帮你,好叫我与子奕决裂。你说过,我是你亲生的。你还说过,你生我的时候,很艰辛……难道那些话,都是假的么?”


“假的,都是假的,”林医生干脆道,“你的亲爹娘去世了,我不想让你伤怀,背负太沉重的东西,所以,本打算一辈子都瞒着你。可眼下,我进了特务处审讯,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来。再不说,便没机会了。昨夜,我梦到你的亲娘墨香,在大阪乡下,我给她接生的画面,还犹在眼前,她问我,林医生,我的女儿可还好?”


林医生叹道:“墨香多年没有入我的梦里来,忽然入梦,定是不安吧。我觉得我该说出来了!小满,你已不是小孩子了,这些沉重的事,你该面对了!”



小满看向我,眼神里有许多痛苦的询问:“母亲?”


我向林医生走近,道:“满口谎言。钱少杰并非是我杀死,他是剖腹自尽,墨香紧接着拿钱少杰的武士刀自刎,军中不少人都亲眼所见。你不惜,撒谎蓄意挑拨,陷小满于两难之地,你哪有半分慈母之心!”


“呵,军中人亲眼所见?军中人都听你之命,他们自然向着你说话。你让他们说一,他们不敢说二!”林医生高声道。


“你总有诡辩,”我道,“1931年,墨香自刎随钱少杰去之前,说肚里有了孩子。小满多大年纪?对得上么?你胡乱给自己的女儿扯一个身世,真是荒谬!”


林医生道:“你哪里懂墨香的苦?她贴身侍奉过你,做过你梧桐院的大丫鬟,可你了解她么?”


说着,林医生道:“1923年,我在大阪乡下的诊所做接产医生,墨香租住的小房子,就在我工作的诊所隔壁。她与我交好。在异国他乡,她只见得到我这么一个滇省同乡人,她把无处倾诉的心事,全都告诉了我。”



林医生直直地看着我,道:“墨香是钱家的家生奴才,自幼在钱家长大,略大些,钱老夫人便把她拨去钱少杰房里伺候,从那时起,她便满心满眼只有她的少爷。可是她的少爷,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她。


1922年,钱少杰被良宵派人暗杀,举家逃往日本。墨香随他们一道,去了日本。钱少杰在低谷期,遣散了家中仆役,只有墨香,始终不离不弃。


钱少杰风光的时候,从不理会墨香。在日本孤独、苦闷、落魄的时候,也没有把墨香看在眼里,只是把墨香当作慰藉。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在意过墨香。


他不许墨香有孕,他看不起墨香是个目不识丁的丫鬟。他只把她当做仆役!


1923年,墨香有孕,不敢告诉他。因为墨香知道,钱少杰把跟她在一起当做耻辱。一旦知道她有孩子,不会允她生下来!她才躲到大阪乡下,把小满生下来。


她无名无分,连个通房丫头都不是,她没办法把小满带回钱家。

她怕小满成为满心复仇的钱少杰的工具!是以,她才把小满,交给作为医生的我。


她求我,一定要让小满读书,受良好的教育,将来才能堂堂正正,嫁个好男子,不必像她一样,为奴为婢。


我做到了。我无愧于墨香的托付。我无愧于墨香真诚待我的友谊。


我给她取名叫小满,因小满是滇省最好的时节,碧空晴,花团簇,新蝉鸣,小荷翻,万物小得盈满,美好恰逢其时。”



“既小满,是在墨香临死前腹中那胎孩儿之前,彼时,小满已经八岁,那墨香自刎前,为何不把小满的事,告诉钱少杰!”我道。


“那时,钱少杰败了!败局已定!人人都骂他们是汉奸!那种时刻,墨香说出小满,于小满何益?焉知你不会派人寻找、追杀?”林医生道。


她眼泪掉下来:“我和墨香最后一次见面,是在1930年,她来大阪看小满。她说,她快要跟钱少杰回滇省去了,以后不知还能不能见到女儿。小满,你还记得你七岁那年,带你去游乐场玩了整整一天,给你买了四套衣裙的嬢嬢么?那就是你的亲娘啊。


墨香无名无分跟了钱少杰那么多年,死心塌地。


钱老夫人临死前,终于愿意给墨香一个身份,让钱少杰纳墨香做妾。


可是,钱少杰并没有那么做。他依旧不喜墨香。墨香多年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并没有一丝丝感动他。


他只把墨香当婢女。一直都是。


你说,墨香临死前说出,怀了娃儿。我想,如果不是她已经有了必死的心,她还是不会说出来的。她还是不会告诉钱少杰,她怀了孩儿的。


钱少杰需要她做丫鬟。她就傻傻给他做了一辈子的丫鬟。


钱少杰不想让世人知道,他同丫鬟有鱼水之欢。她便死死瞒着。


我其实很想问问钱少杰,他觉得墨香不配,那谁配?是三婚三嫁的马佳·谈欢么!

墨香,比马佳·谈欢更配!”


我想起从前在梧桐院的时候,墨香总是叽叽喳喳说着少爷有多么好。


就连钱少杰的缺点,在她眼里都是很好的。


无可挑剔的。


钱少杰读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的时候,曾带了一些牛肉回府,给梧桐院的每个仆人都分了点。


现在看来,那一点点牛肉,竟是钱少杰给过墨香唯一的温暖。


唯一的。


所以,墨香才念了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墨香有好多次机会,可以离了钱府嫁人。


何至于为了钱少杰,搭上一生?


尽管,墨香自己甘之如饴。


可她的女儿小满,在听到这样的真相后,如何面对呢?


父亲是一个挑起战争的臭名昭著的汉奸。母亲连个妾都不是。


养母呢,养母是个往滇西水井中投毒的彻头彻尾的歹人。


小满满脸的眼泪,道:“阿娘,你为什么要带我回国?为什么要让我面对这一切?阿爹什么都不知情。这对阿爹不公平。”


小满口中的阿爹,是陆离。


到现在,小满还不忘考虑着陆离的感受。


小满跟子奕一样,是纯良的孩子啊。


“陆离,只不过是我用来掩护身份的工具。我一直都是皇道派的人,誓死效忠大日本天皇陛下。我从读东京女子医科大学的时候,就已经是日本军部的人了。这是我的信仰。”林医生道。


“林云!”


陆离从外头走进来,忽而喊了一声。


陆离听到了林云方才那些话,满脸的惊骇、不可置信。


林云急切道:“陆离,方才,方才那些话,我是假意说的……你与马佳·谈欢是好友,你求求她,放了我。”

陆离道:“林云,我陆家世代杏林之家,医者仁心,我怎么会遇见你这样一个蛇蝎心肠的医者?我怎么会有你这样一个蛇蝎心肠的妻子?”


林云还想说什么,陆离道:“欢欢,审讯她吧,从她嘴里撬出解药。城中瘟疫已经四起了,今日诊所满是病人。”


我摆摆手,林云被卫戍拖了下去。


陆离道:“欢欢,我是个游戏人间的人,唯一认真一次,娶了林云为妻,结局竟是如此荒诞。”


陆离像是一瞬间老了。


老了许多岁。


他曾是那么风趣潇洒的俏郎中。


小满哭泣着。


伤心欲绝。


子奕向她伸出手。


她久久没有回应。

• 未完,待续•

相关提醒:墨香死的情节,在80章。

小碎念


很久以前,我买过一个小狐狸戒指:

喏,就是这个。

因为我听人家说,狐仙娘娘管姻缘。

我那时候有了想结婚的心,但是没有合适的人。

我逛夜市的时候,看到有人摆地摊,卖这个。10元1个。我随便挑了一个戴上。只是图个心理安慰。

说来也巧,戴这个不久,我就遇见老高,结婚了。

狐仙娘娘,谢谢你。

花花小茶馆
从细微处捕捉文字的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