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票房冠军

体娱   电影_其他   2024-03-31 22:08   浙江  

写在前面

今晚聊最新上线的院线片:

《哥斯拉大战金刚2:

帝国崛起》

哥斯拉系列出到现在,较为成功的还是最开始日本的那版,金刚系列也是开局即巅峰,后面出的都没怎么能平衡好人类文戏和怪兽视效部分,到了《哥斯拉大战金刚》二者合体,也还是远远低于想象。

可能正是因此,我是带着担心的态度去看这部的,没想到这部比第一部好了很多。

上一部的老问题解决了一半,留了一半。

你比如说文戏,依旧基本让步于视效,让步于怪兽世界,而且进一步强调了片子的爆米花属性,走的是和最初的金刚、哥斯拉 IP 完全相反的路子,啥表达也没有,就是干,从头干到尾。

怪兽剧情动作场面也在延续越嘈杂,让观众座椅震动感越强越好的逻辑,打架时基本依旧是拟人逻辑,过肩摔、过背摔什么的,缺乏想象力,好几场你甚至能想起好多之前的好莱坞片子。

更没变的是反派,反派完全不够势均力敌,这导致最后的大战的解决很容易被观众猜到。

但要是你能接受这些好莱坞大片祖传的问题,只作为一部爽片来看,它好像又还行,至少比它的上一部是好很多的。

能看出它听取了上一部的观众意见,在很多地方进行了改良,这本身不能算是什么难得的优点,但效果是有的,我们那场就笑声不断,大约让不少观众的减压需求得以满足,豆瓣开分7.3的口碑(上一部只有6.3分),以及票房依旧非常不错的表现,都应和了这一点。

所以我们这篇也不多苛责文本问题了,就来具体聊聊这片做了什么,比上一部好在哪。

正文

这一部最大的改进,就是前几部我们批评的文戏,它干脆就是给你能缩减就缩减,全部让位于怪兽的部分。

你光看豆瓣简介都能发现,这一部故事跟人类已经没多大关系了,是一个怪兽维度的内部斗争,讲的是金刚和哥斯拉如何对抗一个新的威胁者,并同步探索巨兽的起源和骷髅岛的历史,最终服务的也是怪兽宇宙的版图补充和扩建。

连片名的帝国崛起也只跟怪兽有关,金刚最终称霸一方,有了自己的帝国。

包括很有限的人类部分的作用,也基本是作为某种润滑剂,用来衔接和协助怪兽更合理地出场和打架,不会因为戏份太多而抢眼,也不会因为完全无用而让人出戏。

这就带来了一个很大的好处,代入感大大增强了。从第一幕开始就几乎全是大家期待的奇观段落,你哪怕只是光盯着银幕不去看台词,都是能够被吸引着看下去的。

这最终实现的就是,电影对于观众的间离效果被尽可能地消解掉了,观众可以忘掉周遭,投入其中。

这一方面体现在地心部分,地心世界的景观被大幅度扩写,通过探险小队去寻找隐秘的信号源这个简单的动线,完整地刻画了从进入地心深处,到了解地下神秘种族、环境运行规律的全过程。

因此当像心脏薄膜一样微微跳动的防护屏障、种族首领出场的光帘,还有传送门一样的多个散发幽幽光芒的出入口等等,依次展现出来时,有种层出不穷、目不暇接的奇妙,至少观看当时你是可以不思考的。

怪兽部分更是如此,尤其最后一场大战戏,在各方面都靠拢了特摄片的质感,这点对我来说非常加分,也比第一部的大战戏效果好了非常多。

它刻意把场地设定在了有密集楼群和人类的地方,场景上就便于使用模型以及破坏模型。

怪兽配置上,哥斯拉和反派奴役的始祖泰坦雪魔,都拥有喷射式的神力技能,而金刚和反派又都靠原始蛮力来对峙,因此实现的场面是,楼群和街道悉数被粉碎,打斗、光线、巨物的嘶吼不断交织,呈现出了全方位的毁灭效果,很大程度地满足了观众内心的破坏欲,给足了暴力爽感。

除了视听,怪兽剧情部分也配合着这种奇观的作用,让我们成功代入了怪兽,而不是代入人类,想起自己的人类身份。

一个方法是直接用怪兽视角来叙事,展开怪兽的世界而非人类世界。

开场就是金刚游走在山地丛林之间,把观众先拽到他的世界里面,形成某种先入为主的主角认知。

当金刚意外蛀牙、胳膊受伤以及面临战力受损危机,则是人类帮他治疗和改进,强调了人类的辅助功能性,而且在他跟人类接触时,好几个镜头都被设计为从他的视角看向人类,从本质上确认了他的主体地位。

包括还有不少金刚和哥斯拉的日常,金刚在瀑布下洗澡,哥斯拉在水中大战怪兽。

这些都不是闲笔,也不是为了插科打诨,就是用于增强怪兽的立体感,让观众愿意停留其中,对怪兽且只对怪兽持续好奇。

同时编剧还用怪兽的语言替换了人类语言,即一种带有留白空间,需要意会的交流。

说白了,我们平时看电影还是习惯依赖语言和字幕,习惯直接理解人物表意,这也带来一件事就是,但凡有语言交流,我们就容易代入人类,代入自身,而不是事情或者情感。

这对于《哥斯拉大战金刚2》是不利的,它要的就是我们不去代入人类,想到人类,所以怪兽肯定不能有语言,但如果完全没有语言,我们又难以理解角色的一些选择和心情,怎么办呢?

《哥斯拉大战金刚2》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介入点,沿袭了上一部的设定,编剧让骷髅岛最后一个幸存者吉雅,有着理解金刚的能力,但也只是能够感知,很少进行直白的转译。

大多数时候,还是靠怪兽的神情、状态、反应来表意。

这就制造了一个只属于怪兽的独立空间,观众会从这种去除声音的视觉解读中,潜移默化地接受了这就是一个非人逻辑的异世界。

比如金刚示意迷你金刚去学习捕猎,或是引导迷你金刚尝试吃捕到的生肉,就都是通过眼神和动作来表达的,金刚往往先用威严的神情示意,然后以身示范,再之后是扔物示威。

迷你金刚则是从有所抗拒,到轻微挣扎的自我博弈,再到屈服,最后才有所长进,掌握了行动的主动权。

这就是他们沟通的方式,也是金刚如师傅一样带领他成长,和他增强羁绊的方式。

包括金刚和反派刀疤王的战前示威,也是一种对怪兽思维的具象化。

这部里刀疤王意欲谋权成王,是金刚的死敌,电影特地在刀疤王第一次出场时,就用了不少篇幅来强调他的战力,给我们看他如何站在高处俯瞰金刚,手下如何为他有节奏地拍地,他又如何嘶吼以及挥鞭,进行威压,利于观众从战斗层面去理解怪兽。

这些足够丰富的铺垫,也让后面金刚受伤,领地也被刀疤王侵略,在接受治疗时,被吉雅翻译出的那句“我没有家了”不算突兀。

因为怪兽已经被当作了一个多面而完整的异类去书写了,他会英勇杀敌,会教导小徒弟,会蛀牙,会静坐,那也当然可能会脆弱,会悲伤,会想家。

我们会接受这是怪兽当下情绪、情感的传递,我们也很难拒绝共情这样的时刻。

在多番技法的加成下,那种到怪兽世界漫游了一遭的奇异感和愉悦感,可以从开场一直持续到结尾哥斯拉打完仗,回到斗兽场蜷缩起来。

从这个角度来说,为电影花上两小时不算是浪费。


音乐/
    配图/《哥斯拉大战金刚2:帝国崛起》预告

3号厅检票员工
帮你捅破电影和生活的最后一层窗户纸。